硅酸铝针刺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硅酸铝针刺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邱县包办婚姻引发的悲剧

发布时间:2021-01-20 19:18:42 阅读: 来源:硅酸铝针刺毯厂家

一对青年男女在媒人的撮合和父母的安排下匆匆结婚,彩礼额达16万元。婚后数月,男方却举刀砍向妻子和丈母娘,最后被法院判处死刑——   □ 本报记者 李建华   通讯员 张 丽  “经合议庭评议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现在宣判,被告人王飞涉嫌故意杀人罪名成立,判处被告人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近日, 随着法庭上法锤重重落下,在庭审现场最后一排坐着的王飞母亲眼前一黑……  在法警的押解下,王飞频频回头,想再多看家人一眼,然而,时光不能倒流——   巨额的彩礼   今年46岁的刘洪喜老两口是邱县马堡村农民,因为孩子多,负担重,不能出门打工,只能和妻子靠着家里的四亩多田地度日。这两年家里的三个女儿越长越大,到家里说亲的媒人都快踏破了门槛。   大女儿梅梅已经26岁了,在外打工几年,刘老汉心里打着小算盘:得赶紧给她找个婆家,万一在外面找个打工的结了婚,非但得不到高额的彩礼,女儿没准会嫁到哪里去,离得远了想见一面都不容易,所以三个女儿至少留一个在身边,将来照顾自己和老伴。刘洪喜跟老伴商量后决定让大女儿梅梅留在身边,选来选去,选中了同村只有一个儿子的王家。  王家父亲会些建筑活儿,平常种地间隙,不断到县城揽一些建筑零工,家里经济条件还算可以。媒人就是王家的表弟媳,双方通过商量最终彩礼敲定了16万元。   不情愿的新娘   2015年2月,刚过了新年,马堡村村西王家张灯结彩,王家唯一的儿子王飞要娶媳妇了,新娘就是村东头刘洪喜家的大女儿刘梅梅。   梅梅三年前跟着同村的小姐妹一起到北京一个餐厅打工,在城里看惯了那些风流倜傥、潇洒英俊的男孩向女孩浪漫求婚时的甜言蜜语,让她心生羡慕,幻想着自己就是那个被宠上了天的女孩。梅梅知道自己是家中老大,有义务照顾好父母和两个妹妹,只是心中美好的憧憬却不愿失去,她非常苦闷,却无能为力。  对象王飞是同村的,从小在一起上学,不爱说话,穿着打扮土得掉渣,还不懂浪漫,尽管也在外面打工,却只能干些体力活,梅梅打心眼儿里瞧不上他。梅梅想尽办法对结婚的事拖了再拖,可男方催了很多次,拗不过父母,梅梅想着结就结吧,全由了父母安排做主。   郁闷的新郎  新婚没几天,梅梅要求再外出打工,王飞的父母及王飞都不大愿意,特别是王飞,在大城市找不到丝毫的家庭温暖,现在结了婚就想好好守着父母老婆,钱是少了点,至少能顾住吃喝,但梅梅要出去打工的心思很坚决。王飞心想,夫妻在一个地方打工,相互有个照应,要求梅梅到自己原先打工的地方找工作,但梅梅却不同意。王飞无奈地听从了梅梅的安排,两人各自回到原打工地。王飞还是在建筑工地打工、住宿,梅梅依然跟她远房的表嫂住在一起,在餐厅打工。  同在一个城市打工,王飞想尽办法跟别人调调班,凑个长一点儿的休息时间到梅梅住的地方看看。每次去,王飞都是大包小包,有梅梅爱吃的零食、喜欢穿的衣服。每次王飞表达想要跟梅梅多待一会儿,梅梅断然拒绝。王飞心里很不是滋味,隐隐感觉有什么事情,尤其是王飞多次提出家里催着抱孙子,梅梅总以现在工作忙没时间、过段时间再说进行推辞。   磕磕绊绊中时间到了2015年10月份,王飞告诉梅梅,家里唯一的姐姐要嫁人了,家里人希望他们俩一起回家参加姐姐的婚礼。当年10月15日,两人回到了老家。第二天晚上,王飞跟梅梅商量着明天家里很多亲戚都会来,梅梅不需要干具体的活,只要高高兴兴地招呼客人就行。梅梅却说:“我刚回到家,这么累,还要给他们赔笑脸?就不!”商量了半天,梅梅的态度仍然没有回旋的余地,王飞积攒的怒气一下子涌上心头,小两口你数落我,我埋怨你,越说情绪越激动,话也越难听。梅梅穿上衣服要回娘家。  吞噬一切的冲动   2015年10月17日,家里亲戚都到了,熙熙攘攘。8时许,王飞一个人神情恍惚地从屋里出来,眼睛通红。王飞母亲问梅梅呢,王飞心里想着:今天不管啥法也得让梅梅回来,否则太丢脸了。   到了丈母娘家,迎面就是梅梅父母一顿数落,王飞也不吭声,只是闷声说了句“要是梅梅真不愿意跟我过,那彩礼钱得给俺家退了”,梅梅父母却直接拒绝了。王飞带着怨气径直到了梅梅卧室,劝了半天,好说歹说梅梅就是不同意回去,王飞硬要把梅梅拉起来,梅梅着急喊了起来。梅梅妈听到喊声进屋来,上前拉王飞,三人扭打在了一起,红了眼的王飞顺手抄起一把刀砍向自己的妻子……   看到倒在地上满身是血的妻子,王飞仍未收手。梅梅妈吓得赶忙向屋外跑去,王飞迅即追了过去,在院门口将梅梅妈抓到,一刀、两刀……梅梅妈缓缓躺倒在了血泊中……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义乌男科医院正规吗

武汉环亚白癜风医院

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预约挂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