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酸铝针刺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硅酸铝针刺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蚁族无处安放的青春

发布时间:2020-07-13 18:43:59 阅读: 来源:硅酸铝针刺毯厂家

受过高等教育,主要从事临时性工作,平均月收入低于两千元,绝大多数没有三险和劳动合同,主要聚居于城乡接合部或近郊农村的庞大劳动者队伍,被称为蚁族。

太阳一往西移,唐家岭就开始拥挤不堪。保持着几分钟一趟的速度,一辆辆公交车,犹如卸货一般,将满车厢的乘客吐了出来。

这是北京市海淀区最靠边的一个村子,是典型的城乡接合部。下午六点半的时候,你能看到,一些年轻的男男女女开始在离站台不远的几个熟食棚里,埋头狼吞着一碗牛肉面。从早上吃了一个烙饼到现在,他们很多人连午饭还都没吃。此时,和他们住在一起的同伴也许还没有下班

如果你今天买了房,我今天就嫁给你!

2002年的夏天,北京科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EMS到了林西这个内蒙古自治区的小县城。从县到乡,再从乡到村,村长亲自敲着锣,把通知书从村口一路送到郑章军的家门口。他们村,之前只在1986年、2000年出过两个大学生,郑章军是第三个。

18块的半价火车票,把他从内蒙古赤峰载到了偌大的北京城。

2006年7月,走出北科大校门时,郑章军拦了辆出租车。二里庄小月河亿展学生公寓,一个起步价,使他告别了四年的大学生活。

屋子是早就看好的,六个人的包间,每人半年1350块。三张上下铺占据了屋子大部分的空间,还有两张桌子,可以放些日常的书籍和电脑。行李都被堆在靠墙的一角,剩下的就斜躺在下铺的空地上,需要从箱子里拿东西的时候就直接拖出来。这些,仿佛是大学宿舍的光景。

郑章军如今在一家国有企业里做软件工程师,找到这个工作是在2006年10月份。7月份时,他刚毕业就失业,整整三个月都在不停地找工作。那段时间,他频繁动用发泄压力的独家秘方打篮球。

人遇到挫折的时候,就应该把情绪发泄到一样东西上,这样就会好了!那三个月,郑章军上午面试,中午回来继续准备材料应聘的职位都要求在规定时间内上传编好的程序。如果没有思路,他会先放下,打球,出一身汗,洗过澡,浑身都觉得畅快,脑子也特别好使,一般来说,之前的问题就都能解决了。

工作稳定以后,郑章军经常在网上找些私单,自己干,可以额外获得不少收入。这些活儿,有时候要占用他周末休息的时间。甚至有一年生日,为了在最后期限前把私活儿干完,他取消了同学聚餐,通宵编程。从下午两点一直到第二天凌晨三点,终于干完后,匆匆扒了点早就叫好的外卖,他倒头睡去,一直到黄昏再次降临的时候才醒来。

郑章军计划在五年之内拥有自己的软件公司。我有技术,又肯吃苦,肯定没有问题。在公司里,同事们遇到难题,都会放下,但是他会一直记在心里,不停地琢磨,或者在网上的论坛和朋友们一起讨论,最终肯定都能解决。软件公司,不需要太多的硬件设备,只要有技术,不愁接单子。在公司里做虽然辛苦,但是可以积累经验,积累客户。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就可以单干啦!

郑章军和现在的女朋友在一起已经半年多了。女孩承认自己很现实,如果你今天买了房,我今天就嫁给你!郑章军心里咯噔了一下,七八十岁的老头,也有房,你直接嫁了算了!那太老了,不合适。女朋友有些娇嗔地回应着,完全没有听出他话里的怒气。

2000万啊2000万!

杨珊珊算得上是小月河的老人了。近四年的宿龄,让她对这里的典故、传闻了如指掌。住在小月河,杨珊珊觉得最缺的不是文凭,不是北京人的身份,而是安全感。

现在,杨珊珊在一家规模很小的私营企业工作,每月1200元的工资。在那家以北京本地人为主力军的公司里,杨珊珊是没有北京身份的少数派。刚参加工作的头半年,她曾经几次在电话里失声痛哭,告诉远在湖南农村的父母自己想回湖南工作。可是爸爸严厉责备我,要我怎么着也得在北京坚持下去。他觉得我能来北京是光耀门楣的事情,在当地逢人就说。在他眼里,我在北京学习、工作就成了北京人。

和杨珊珊的父母一样,不少小月河族的父母们在家乡对孩子在北京学习、工作的现状不太了解,认为他们来到北京、找到工作就是奋斗的最高目标,至于其他,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只是待在北京。

杨珊珊们已经回不去了。

杨珊珊的一个室友,在参加了两届自考落榜之后,经一个好友介绍,去广州和一个素未谋面的男孩相亲,一见钟情,嫁入豪门,成了小月河的传奇人物。

她再没回来,只是在结婚前打电话让我帮她退掉床位,还顺便让我告诉其他姐妹,男孩家里打算花2000万给他们办婚礼。当时我都疯了!拿着手机一遍遍重复:2000万啊2000万!

当今中国最红的演员之一王宝强,是杨珊珊口中屡次出现的小月河人。或许是王宝强曾经和她拥有相同的小月河人身份,她对王宝强的任何新闻都保持高度关注和传播热情。

你知道吗?王宝强今年要推出个人自传,主要内容就是他的个人奋斗史,书里会披露他早年的一些照片,我跟你打赌,里面肯定会有他在小月河的日子!

在杨珊珊看来,成功人士离她不过一尺,将来的某一天,她也会成为其中一员。城市,每一天都在发生变化。在北京,他们拥有的很少,站着是两个脚印大小的地方,躺下是一张小小的床。好在高低铺的日子,总还有些许梦想在坚持。

城市新失业群落

二里庄小月河、沙河镇、肖家河是唐家岭的延续。在北京,郑章军、杨珊珊们这一群体保守估计有10万人以上,上海、武汉、广州、西安等大城市也都大规模存在这一群体。

学者廉思花了两年时间调研这一群体,他概括地称他们为蚁族,高知、弱小、聚居、勤恳、永不言弃、全力以赴等特点,是他们的真实写照。

就在蚁族流行各大媒体时,新任教育部部长袁贵仁近期表示,2010年全国高校毕业生将达630余万人,加上往届未实现就业的,高校毕业生就业形势十分严峻。蚁族是和就业难相伴而生的。

来自互联网的一篇文章,这些大学生是这样自述境遇的:我们是怎样的一代人:当我们读小学时,读大学不要钱;当我们读大学时,读小学不要钱。我们还没能工作的时候,工作是分配的当我们没找对象的时候,姑娘们是讲心的;当我们找对象的时候,姑娘们是讲金的。

一年前,有一部名叫《奋斗》的电视剧风靡全国,剧中描述了一群所谓80后青年的成长历程。我一直心存疑问,这些刚毕业就开上奥迪或奥拓的年轻人是否就是我们想像中的奋斗?这些看上去整天无所事事,打台球、泡吧的都市里长大的80后究竟在为什么而奋斗?其实,住在聚居村里的蚁族正在以实际行动诠释着奋斗的真正含义。刚毕业的他们面对生活显得捉襟见肘,但是这些能直面现实、接受现实的年轻人具有强大的精神动力,他们有自己的理想,而且正在积蓄力量为实现一部真正的《奋斗》的而奋斗。

调查也只是唤醒,并没有真正地解决实际问题,哪怕仅仅是心理辅导方面的实际。大学生就业难的问题持续多年后,蚁族群体生态浮现。他们正聚居一处,弥漫着消沉和无奈的情绪。而社会要做的是:如何让他们看到未来

太原职业装制作

锦州定做职业装

庄河西服定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