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酸铝针刺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硅酸铝针刺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一个美国汽车老泡的摸索扯谈的乐趣shangjinblogtechwebcomcn

发布时间:2020-03-12 12:39:26 阅读: 来源:硅酸铝针刺毯厂家

一个美国汽车老泡的摸索 一个美国汽车老泡的摸索:专访通用全球副董事长鲍伯·鲁茨

三联生活周刊:尚进

亏损11亿美元,这是通用汽车4月19日发布的全球第一季度业绩。要知道2004年同期曾经盈利12.1亿美元的通用,尽管论生产规模和销售额,仍然是全球第一大汽车集团,但是利润的狂跌如同瘟疫般在除了丰田以外的汽车商间蔓延。而目前的消息显示,通用在中国的诸多合资项目利润仅为3300万美元,大大低于去年同期的1.62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狂跌80%以上。尽管全球各个角落的汽车巨头们都跑到上海车展来凑热闹,但是如何扭转全球车市的微冷,以及应对氢能源与混合动力等新技术的挑战,成为了所有汽车长老们的棘手问题。而当大众汽车,这个中国汽车市场的先行者,正在逐步从占据昔日市场份额50%的姿态,蜕变到目前仅有的11%。通用汽车的美国智囊则试图通过不断加速的多品牌策略,来抢占大众汽车的倒退,所腾出来的中国汽车市场。实际上中国的汽车业正在面对一场新的清洗,不仅仅是大众汽车示弱后的分化,更是奇瑞这些纯中国本地汽车厂商的发力,以及第一汽车集团和上海汽车集团迟早恢复的自主品牌方向。为此本刊记者专访了通用全球副董事长,同时主管通用汽车全球产品研发的鲍伯·鲁茨。

三联生活周刊:在上海车展开幕前我们得到了两个关于通用的消息,一个是第一季度全球亏损12.1亿美元,另一个是通用大力在中国市场首发雪佛兰Aveo这样的全球车型,这种亏损与新产品扩张,是全球汽车业的潮流,还是通用针对中国的机会主义。

鲍伯·鲁茨:亏损,这的确是困扰全球汽车业的通病。石油的高价格,时尚文化的变迁,年轻一代对于环保汽车的追求,都在影响着汽车业的现实。目前第一季度的亏损只是暂时问题,因为通用正在进行内部全球调整,以满足新技术与汽车经济全球化的革命。自从1922年,通用汽车将马尼拉分公司迁至上海,中国市场始终是通用眼中的增长区域。所以雪佛兰Aveo这类全球车会毫不犹豫的率先在中国上市。中国汽车市场的良好势头对于全球并不兴奋的汽车业颇具诱惑,这绝对是全球汽车业的潮流。

三联生活周刊:我们看到通用在中国市场首发了全球车雪佛兰Aveo,按照通用的计划这款车将替代赛欧。但是通用不断的将韩国大宇的车型来挂上雪佛兰或者别克的标志,已经有中国汽车评论者认为这种市场策略有迷惑中国消费者的嫌疑。请问您作为通用汽车产品研发的最高管理者,如何评价。

鲍伯·鲁茨:雪佛兰Aveo是通用汽车全球化平台的产品,的确这款车型的设计和开发是由韩国的通用大宇汽车技术中心提供的支持,同时这款车也包括来自通用位于上海的合资汽车机构泛亚汽车技术中心的智力支援,雪佛兰Aveo的设计和质量都是通用全球体系中的一环,所以并没有迷惑谁。通用在中国的品牌策略计划用凯迪拉克覆盖高端,别克主打中端车型,雪佛兰则填补民众级市场,所以Aveo的定位让其被归类为雪佛兰品牌。要知道这是第一款通用在全球范围内选择中国首发的量产车型,未来这款车型还将在120个国家和地区销售,中国市场的强劲动力让Aveo率先落户在上海。

在我们看来,21世纪全球汽车业的领跑者,将仍然是能那些在全球化运作和本土化思维之间寻找到最佳平衡的企业。通用汽车为了满足这种全球化的极端变化,内部不断调整使自己能够成为一个真正全球一体化的企业,而非之前以四个准独立的地区性汽车公司组织。在我看来一个真正一体化的全球性跨国汽车公司,势必共享产品以及工程技术人员,这就是Aveo的血统渊源所在。

三联生活周刊:我们发现在1954年至1965年间,您曾经是海军陆战队的飞行员,开飞机与造汽车,这种转变是否影响了通用近5年的汽车设计理念。

鲍伯·鲁茨:我现在经常自己驾驶直升机去上班,因为我实在忍受不了堵车。对于速度的偏爱确实影响了我对汽车的看法。所以在我2001年上任以后力主通用加强概念车的探索,这其中就包括颇具军队血统的悍马H2,还有电影《黑客帝国》中的凯迪拉克XLR。其实我在汽车设计界的摸爬滚打,始终在坚持一种追求速度与质感的汽车原则。从1986年到来通用任职之前,我让克莱斯勒尝试了PT-漫游者和蝰蛇这样的时代跑车,甚至更久之前当我在福特主管卡车业务时,飞行员的军用理念造就了探索者这类今日SUV车型的先驱。其实在我看来领导设计汽车一定要坚持一些精神和一些风格。也许全球化的平台生产策略会淡化这种精神和风格的追求,但是速度与质感是绝对不能磨灭的通用姿态。

三联生活周刊:您谈到汽车设计中的本地化风格问题,不仅仅通用投资的泛亚汽车技术中心在探索中国汽车的风格,一汽的红旗和奇瑞都在摸索。作为汽车设计界的元老,您认为什么将是中国汽车的风格。

鲍伯·鲁茨:美国有句俗话叫:所有的政治都是本地化的。事实上汽车市场同样也是本地化的,所以充分寻找中国汽车的风格,已经是通用汽车全球化设计的一部分。譬如我们发现欧洲市场有人喜欢小巧的****车型,但是这种需求量太小,不足以为此开新生产线。从全球管理的角度来进行分析,我们会发现,欧洲需要75000两,美国需要75000两,中国再要5万辆,这样的需求量马上就能推动一个新车型的出现,中国恰恰是汽车经济中未来推动新车型出现的决定力量。所以我认为中国汽车的风格势必要融入全球化之中,甚至扭转欧洲和北美市场的审美观点。

一个美国汽车老泡的摸索:专访通用全球副董事长鲍伯·鲁茨

三联生活周刊:尚进

亏损11亿美元,这是通用汽车4月19日发布的全球第一季度业绩。要知道2004年同期曾经盈利12.1亿美元的通用,尽管论生产规模和销售额,仍然是全球第一大汽车集团,但是利润的狂跌如同瘟疫般在除了丰田以外的汽车商间蔓延。而目前的消息显示,通用在中国的诸多合资项目利润仅为3300万美元,大大低于去年同期的1.62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狂跌80%以上。尽管全球各个角落的汽车巨头们都跑到上海车展来凑热闹,但是如何扭转全球车市的微冷,以及应对氢能源与混合动力等新技术的挑战,成为了所有汽车长老们的棘手问题。而当大众汽车,这个中国汽车市场的先行者,正在逐步从占据昔日市场份额50%的姿态,蜕变到目前仅有的11%。通用汽车的美国智囊则试图通过不断加速的多品牌策略,来抢占大众汽车的倒退,所腾出来的中国汽车市场。实际上中国的汽车业正在面对一场新的清洗,不仅仅是大众汽车示弱后的分化,更是奇瑞这些纯中国本地汽车厂商的发力,以及第一汽车集团和上海汽车集团迟早恢复的自主品牌方向。为此本刊记者专访了通用全球副董事长,同时主管通用汽车全球产品研发的鲍伯·鲁茨。

三联生活周刊:在上海车展开幕前我们得到了两个关于通用的消息,一个是第一季度全球亏损12.1亿美元,另一个是通用大力在中国市场首发雪佛兰Aveo这样的全球车型,这种亏损与新产品扩张,是全球汽车业的潮流,还是通用针对中国的机会主义。

鲍伯·鲁茨:亏损,这的确是困扰全球汽车业的通病。石油的高价格,时尚文化的变迁,年轻一代对于环保汽车的追求,都在影响着汽车业的现实。目前第一季度的亏损只是暂时问题,因为通用正在进行内部全球调整,以满足新技术与汽车经济全球化的革命。自从1922年,通用汽车将马尼拉分公司迁至上海,中国市场始终是通用眼中的增长区域。所以雪佛兰Aveo这类全球车会毫不犹豫的率先在中国上市。中国汽车市场的良好势头对于全球并不兴奋的汽车业颇具诱惑,这绝对是全球汽车业的潮流。

三联生活周刊:我们看到通用在中国市场首发了全球车雪佛兰Aveo,按照通用的计划这款车将替代赛欧。但是通用不断的将韩国大宇的车型来挂上雪佛兰或者别克的标志,已经有中国汽车评论者认为这种市场策略有迷惑中国消费者的嫌疑。请问您作为通用汽车产品研发的最高管理者,如何评价。

鲍伯·鲁茨:雪佛兰Aveo是通用汽车全球化平台的产品,的确这款车型的设计和开发是由韩国的通用大宇汽车技术中心提供的支持,同时这款车也包括来自通用位于上海的合资汽车机构泛亚汽车技术中心的智力支援,雪佛兰Aveo的设计和质量都是通用全球体系中的一环,所以并没有迷惑谁。通用在中国的品牌策略计划用凯迪拉克覆盖高端,别克主打中端车型,雪佛兰则填补民众级市场,所以Aveo的定位让其被归类为雪佛兰品牌。要知道这是第一款通用在全球范围内选择中国首发的量产车型,未来这款车型还将在120个国家和地区销售,中国市场的强劲动力让Aveo率先落户在上海。

在我们看来,21世纪全球汽车业的领跑者,将仍然是能那些在全球化运作和本土化思维之间寻找到最佳平衡的企业。通用汽车为了满足这种全球化的极端变化,内部不断调整使自己能够成为一个真正全球一体化的企业,而非之前以四个准独立的地区性汽车公司组织。在我看来一个真正一体化的全球性跨国汽车公司,势必共享产品以及工程技术人员,这就是Aveo的血统渊源所在。

三联生活周刊:我们发现在1954年至1965年间,您曾经是海军陆战队的飞行员,开飞机与造汽车,这种转变是否影响了通用近5年的汽车设计理念。

鲍伯·鲁茨:我现在经常自己驾驶直升机去上班,因为我实在忍受不了堵车。对于速度的偏爱确实影响了我对汽车的看法。所以在我2001年上任以后力主通用加强概念车的探索,这其中就包括颇具军队血统的悍马H2,还有电影《黑客帝国》中的凯迪拉克XLR。其实我在汽车设计界的摸爬滚打,始终在坚持一种追求速度与质感的汽车原则。从1986年到来通用任职之前,我让克莱斯勒尝试了PT-漫游者和蝰蛇这样的时代跑车,甚至更久之前当我在福特主管卡车业务时,飞行员的军用理念造就了探索者这类今日SUV车型的先驱。其实在我看来领导设计汽车一定要坚持一些精神和一些风格。也许全球化的平台生产策略会淡化这种精神和风格的追求,但是速度与质感是绝对不能磨灭的通用姿态。

三联生活周刊:您谈到汽车设计中的本地化风格问题,不仅仅通用投资的泛亚汽车技术中心在探索中国汽车的风格,一汽的红旗和奇瑞都在摸索。作为汽车设计界的元老,您认为什么将是中国汽车的风格。

鲍伯·鲁茨:美国有句俗话叫:所有的政治都是本地化的。事实上汽车市场同样也是本地化的,所以充分寻找中国汽车的风格,已经是通用汽车全球化设计的一部分。譬如我们发现欧洲市场有人喜欢小巧的****车型,但是这种需求量太小,不足以为此开新生产线。从全球管理的角度来进行分析,我们会发现,欧洲需要75000两,美国需要75000两,中国再要5万辆,这样的需求量马上就能推动一个新车型的出现,中国恰恰是汽车经济中未来推动新车型出现的决定力量。所以我认为中国汽车的风格势必要融入全球化之中,甚至扭转欧洲和北美市场的审美观点。

空调不制热维修多少钱

海尔售后

山东空调维修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