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酸铝针刺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硅酸铝针刺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事连篇之恐怖婴孩【求医】

发布时间:2021-01-14 16:56:56 阅读: 来源:硅酸铝针刺毯厂家

上一篇:《鬼事连篇之牛壮疯遇鬼》

夜色漆黑,小镇内的人们都已安睡,空旷的街道两旁,昏暗的路灯下,却是有一个人影正在急匆匆地行走,这正是在外奔波忙于做生意的连生。

由于从城中往镇上行驶的客车,在半途中正好赶上车祸,交通一度堵塞,直到十一点左右道路才正常行驶,这不已经半夜了,连生才匆匆往家赶去。

然而就在他行至一街道的拐角处的时候,他突然隐隐看到黑暗的角落里有一团东西在蠕动,看似很小。他不禁停了下来,凑近仔细看去,那竟然是个男婴。

连生吓了一跳,那个男婴看上去一岁左右,光着屁股,全身脏兮兮的,一双空洞的大眼睛看着连生,嘴里咿咿呀呀的似是在对他说话。

连生被他盯得心中一紧,不禁四下看去,男婴的四周并没有大人,只有男婴自己,连生心中疑惑,该不会是弃婴吧!

而那个男婴只是朝他咿咿呀呀的,显然并不会说话,连生不禁摇了摇头,他大喊道:“谁家的孩子,谁把孩子落街上”。

回答他的只有狗吠声,并没有人家理他,难道真是弃婴,狠心的父母啊!他本能的想要报警,突然之间那男婴站了起来,向他身着双手,口中稚嫩的喊着:“爸爸…抱抱…”。

正要掏出手机打电话的连生一下愣住了,他和她的妻子结婚五年多了,直到现在都不曾有孩子,没孩子一直是他们的心病,他们也曾想过抱养一个孩子,如今那男婴的一声爸爸戳到了他的心窝。

连生将这男婴抱回了家中,千盼万等的连太太看到连生抱着个孩子回家。

她有些生气的问:“这孩子哪来的,你外面是不是有女人了”。

连生:你胡说八道什么,这男婴是我看他一个人在路边可怜捡回来的。

“是捡的吗?”连太太明显有些不相信。

“当然是捡的,你看他的身上脏的,快给他洗洗”

突然间,“汪汪汪…汪汪…”一只白色的纯种狮子狗从卧房跑了出来直冲着男婴狂吠,好像是很不安的样子。

“哇…哇…”那男婴吓得直哭,连生赶忙去驱赶狗“小贝别叫了,出去”。

狮子狗见主人驱赶它,只好跑了出去。

洗完澡之后,脏兮兮的男婴立马变了样子,除了有些瘦弱,长的却非常可爱。

那男婴突然伸出了那双小手朝着嘴中有些稚嫩的说着:“妈妈,抱”。兴奋的连太太激动的都哭了,抱着那男婴亲了又亲。

等将那男婴哄睡着以后,连太太将男婴刚放到床上,连生一把抱住了连太太,迫不及待的想要跟她温存,连太太脸色有些微红的说:“孩子还在这呢!别把他吵醒了”。

“那我们去另一间卧室”说着他一把将连太太横着抱了起来朝卧室走去。

长期的压抑让连生狠狠的蹂躏着连太太,让他得到了极大的释放,他的动作极快,很快就到达了顶点。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连生忽然间觉得后背有只阴冷的眼睛在盯着他,他感觉是那男婴正站在他的背后,他猛然一回头,四周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跑到另间卧室去看,那男婴睡的很安详。

一时间他也没了兴致,连太太问他怎么了,他摇了摇头说:“我刚刚突然觉的那男婴盯着我,可能是我刚才出现幻觉了”。

就在睡觉的时候,连生做了个梦,他梦到自家的狗凄厉的惨叫,被残忍的杀害了,它的身体里面的内脏被挖了出来,弄得满地都是。

连生有晨起锻炼的习惯,几乎从没断过,这不一大清早他就出来锻炼啦!他们家在镇上是首屈一指的有钱人,住的这幢房子几乎是全镇最大的。

当他经过狗舍的时候,他发现狗舍得后面,小贝正躺在那里,走过去仔细一瞧,他惊恐的看到小贝的腹部被残忍的挖开了,里面的内脏撒了一地,与他梦境中的一样。

他根本不是在做梦,这一切竟都是真的,他莫名的有些颤抖,突然觉得事情有些非同寻常。

当连太太得知小贝死的时候,她悲伤的哭了,她养了它三年,感情非常的深,连生不在家的日子里,一直以来都是小贝陪着她的。幸好有男婴在家里,她以后就不会因为连生经常不在家而孤独寂寞了。

可最近连太太遇到了一些问题,她为了给小男婴补充营养,她特意跑去超市买了一大堆奶粉之类的营养品,可是小男婴好像对此好像非常抗拒,怎么也不吃。

令人惊疑的是,从昨夜到现在他一直没有喊饿,连太太有些不敢置信。

她领着男婴出门玩,一出门竟看到隔壁王太太正在外面连椅上喂孩子吃奶,王太太是非常漂亮的女人,身材极好,而且善解人意。

“你好,王太太”她打着招呼。

“好啊!连太太,哪来的孩子”她有些惊奇。

“抱养的,连生这次回来就是为了办这件事情的”她宁肯说是抱养的,也不愿意说是捡来的,她不想让孩子受到歧视。

男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王太太的奶头,似是非常饥饿的样子。

“饿了,是不是想吃奶”王太太看着他问。他点了点头,王太太将他抱了起来,将奶头凑到他的嘴边,他一口咬了上去。

“啊!他咬我,快抱开他”王太太大喊大叫。

连太太慌忙将他拉了出来,王太太被咬伤了,奶头溢出了鲜血。连太太慌了,一边给她止血,一边给连生打电话。

连生经过一番功夫总算把这次咬人事件平息了,为此没少给人道歉。而那男婴连生本想训斥,可是当看到他那副无辜的眼神,顿时泻了气。

……

最近也不知怎么了,家中好像是遭了窃贼,连连丢失东西,而丢失的东西说来也奇怪,竟都是冰箱里存放的肉之类的,而且都是生的,牛肉、羊肉、猪肉之类的,但凡是生的都被盗走了,而且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恐慌的连生报了警,可是警方一时之间却无从所获。连生心中不免有些疑问,难道是家贼,可是连太太本身就不怎么吃肉,更不要说是生肉了,连生不由得想到那男婴,想到那天他咬的那王太太,还有狗的惨死,他心中顿时有些惊骇,如果真是那样的话,真的太骇人听闻了。

为了证明心中所想,连生又去买了些肉放进了冰箱,晚上他将卧室门虚掩着,手中拿着一把水果刀,透过那门缝,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客厅,静等着那盗贼的出现。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过,已经是深夜时分了,盗贼却迟迟没有出现,连生有些着急。就在连生准备放弃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走进了客厅。仔细看去,正是那男婴,虽然连生早有准备,他还是有些心惊。

此时的男婴直奔厨房,连生悄悄地跟了上去,他看到那男婴打开了冰箱门,连生几乎屏住了呼吸。由于个头不够高,他竟搬了条凳子踩着去拿冷藏柜的东西。

惨白的月光下连生惊恐的看到那男婴拿出了一大块生羊肉,张口咬了下去,不停地咀嚼着,嘴边还溢出一丝鲜血,这到底是什么怪胎,连生顿感头皮有些发麻,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而接下来连生惊恐的发现那男婴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面前,空洞的双眼盯着他,对着他说:“肉”,一双鲜血淋漓的手展开,他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在他惊骇的眼神中,那男婴扑向了他……。

连太太被一阵撕扯的声音吵醒,她醒来发现连生不在身旁,她下了床。

“吧嗒…吧嗒…”她听着这声音突然有些莫名的不安,她缓缓的向那声音走去。

等走近时,她惊恐的看到连生倒在了血泊里,那男婴正拿着他的胳膊正在撕咬,一边吃还一边吧嗒着嘴,似是还一副很享受的样子,鲜血从他的嘴边溢出,他把它舔干净、一边允吸血汁、一边继续撕咬......。

她震惊的看着这一幕,为连生的死而悲痛,但死亡的恐惧压在心头,此时的她只想赶快离开这鬼地方,她刚要挪动身子,却惊醒了正在啃骨的男婴,她看到了那一双空洞的双眼,下一秒,男婴向她扑来……。

连生和他的太太都死在了屋里,而他们的死没人知晓,尸骨也无人问津,整个房内异常的压抑,甚至有些死寂。

然而这一切让连生没有想到的是,正是他得罪了的生意伙伴,是他让那人破产。而那人还被他人逼债,在重重的压力下,一家人自杀了。

而没想到的时,他的那生意伙伴没死,只是摔断了双腿,而这一切生意伙伴都将他怨恨上了。那生意伙伴请了道士将他的死去的儿子用鬼身复活,而他的儿子复活后只吃人肉,动物的生肉。

因此他导演了这一切,精心策划,他认为很完美,天衣无缝。然而世上又怎么会有如此完美的事,天理昭昭,疏而不漏。

最终他还是被逮捕了,而那男婴却是消失的无影无踪,也许正在某个角落等着你领回家呢!

查看更多:《民间鬼故事》

荷塘癫痫医院

南澳牛皮癣医院

华阴牛皮癣医院